神农架
来源:中国景点网 作者:Cssn 发布时间:2007-10-25

神农架风景图  神农架位于湖北省西部边陲,东与湖北省保康县接壤,西与重庆市巫山县毗邻,南依兴山、巴东而濒三峡,北倚房县、竹山且近武当,地跨东经109°56′--110°58′,北纬31°15′--31°75′,总面积3253平方公里,辖4镇4乡和1个林业管理局(国家森林公园)、1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人口8万人。是我国唯一以“林区”命名的行政区。  

      远古时期,神农架地区还是一片汪洋大海,是燕山和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将其抬升为多级陆地,成为大巴山东延的余脉。山脉呈东西方向延伸,山体由南向北逐渐降低。山峰多在海拔1500米以上,其中海拔2500米以上的山峰有20多座。最高峰神农顶海拔3105.4米,为“华中第一峰”。西南部石柱河海拔398米,是神农架的最低点,最高点与最低点的相对高差为2707.4米。  

     神农架是长江和汉水的分水岭,境内有香溪河、沿渡河、南河和堵河4个水系。由于该地区位于中纬度北亚热带季风区,气温偏凉而且多雨,海拔每上升100米,季节相差3--4天。“山脚盛夏山顶春,山麓艳神农架风景图秋山顶冰,赤橙黄绿看不够,春夏秋冬最难分”是神农架气候的真实写照。由于一年四季受到湿热的东南季风和干冷的大陆高压的交替影响,以及高山森林对热量、降水的调节,形成夏无酷热、冬无严寒的宜人气候。当南方城市夏季普遍是高温时,神农架却是一片清凉世界。     

      独特的地理环境和立体小气候,使神农架成为我国南北植物种类的过渡区域和众多动物繁衍生息的交叉地带。神农架拥有各类植物3700多种(菌类730多种,地衣190多种,蕨类290多种,裸子植物30多种,被子植物2430多种,加上苔藓类可达4000种以上),其中有40种受到国家重点保护;有各类动物1050多种(兽类70多种,鸟类300多种,两栖类20多种,爬行类40多种,鱼类40多种,昆虫560多种),其中有70种受到国家重点保护。几乎囊括了北自漠河,南至西双版纳,东自日本中部,西至喜马拉雅山的所有动植物物种。    

      神农架是我国内陆保存完好的唯一一片绿洲和世界中纬度地区唯一的一块绿色宝地。它所拥有的在当今世界中纬度地区唯一保持完好的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是最富特色的垄断性的世界级旅游资源,动植物区系成分丰富多彩,古老、特有而且珍稀。苍劲挺拔的冷杉、古朴郁香的岩柏、雍容华贵的梭罗、风度翩翩的珙桐、独占一方的铁坚杉,枝繁叶茂,遮天蔽日;金丝猴、白熊、苏门羚、大鲵以及白鹳、白鹤、金雕等走兽飞禽出没草丛,翔天林间。一切是那样地和谐宁静,自在安详。这里还有着优美而古老的传说和古朴而神秘的民风民俗,人与自然其同构成我国内地的高山原始生态文化圈。神农氏神农架风景图尝草采药的传说、“野人”之谜、汉民族神话史诗《黑暗传》、川鄂古盐道、土家婚俗、山乡情韵都具有令人神往的诱惑力。这里山峰瑰丽,清泉甘冽,风景绝妙。神农顶雄踞“华中第一峰”,风景垭名跻“神农第一景”;红坪峡谷、关门河峡谷、夹道河峡谷、野马河峡谷雄伟壮观;阴峪河、沿渡河、香溪河、大九湖风光绮丽;万燕栖息的燕子洞、时冷时热的冷热洞、盛夏冰封的冰洞、一天三潮的潮水洞、雷响出鱼的钱鱼洞令人叫绝;流泉飞瀑、云海佛光皆为大观。    

       神农架茫茫的林海,完好的原始生态系统,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宜人的气候条件,原始独特的内陆高山文化,共同构成了绚丽多彩的山水画卷。也使神农架享有了“绿色明珠”、“天然动植物园”、“生物避难所”、“物种基因库”、“自然博物馆”、“清凉王国”等等众多美誉。在地球生态环境日益遭到破坏、环境污染日趋严重的今天,神农架正以其原始完美的生态环境而引起世人瞩目。

      神农架的“野人”之谜,十来年前就听说过,后来据说为了验证是否确有“野人”,曾有数支科考队进驻过,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没听说得出什么结论;去年。为了尽快揭开神农架“野人”之谜,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还在国内外推出神农架“野人”探险旅游计划……总之,隔数月间便会听到有关神农架“野人”的新闻。近日在神农架野人的发源地―――湖北省房县,又举办了中国野人探奇大型图片展……

       如此一波又一波的“野人”消息,让人不禁联想起近些年日渐时髦的新神农架风景图名词:“旅游经济”,还想起当年著名的英国“尼斯湖怪”之“谜”。这在西方几乎家喻户晓的“湖怪”刺激着好奇心强的西方人蜂拥而至,湖边的小镇旅游业因此兴旺异常。后来,有记者深入调查,结果发现,所谓的“尼斯湖怪”的像片,原来是湖边小镇的“调皮鬼”,用洗衣机排水管、泡沫塑料桶拼接后“创作”出来的,由于投到报社后意想不到的轰动效应,使得这个极普通的小镇蜚名全球,带来黑压压的世界各地游客,小镇的居民也乐得“难得糊涂”,一边卖“湖怪”纪念品往口袋揣票子,一边“湖怪”之说哈哈一笑,不置可否。

       神农架“野人”似乎很善于隐藏自己。一位西方探险家花费十年时间寻找传说中的喜马拉雅山“野人”,得出的答案是棕熊和随风飘散的谣传……令笔者臆想不已的,不止于此:倘若神农架的“野人”真的存在,去年神农架林区旅游委员会宣布:对于逮住一个活体“野人”,重奖人民币50万;获一个“野人”尸骨者,重奖5万……这般悬赏缉拿对吗白人、黑人、黄种人、棕色人都是“人”,现代文明正为消除其实际存在的歧视而努力;非洲原始森林的土著也是“人”,他们的人权也得到现代社会的承认;唯独“人”前加上个“野”字作定语,就不是“人”了,作一标价就可以随意缉拿,甚至猎杀,就因为“他们”它们不跟“我们”一样,不会说“人”话,不会西装革履地下馆子,喝啤酒。

       如果真的有“野人”的神农架风景图话,现代人打算像几世纪前白人闯入美洲的印地安部落一样,肆无忌惮地侵犯“野人”的家园,破坏其原始、平静的生活吗面对手无寸铁的“野人”,甚至不惜动用现代化的枪械杀死―――一个尸体也可得5万元啊视“野人”性命为草芥的悬赏,不是现代文明浅薄的自讽是什么,但愿神农架真的没有“野人”,像“尼斯湖怪”一般,仅是招揽游客的幌子;有的话也希望他们能一如继往地不被打扰,继续过着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而不是被“文明人”野蛮地掳掠,甚至被打死,尸体和粪便都放到显微镜下细细研究。

我要点评(查看条) [我要提问] [发表游记] [补充材料] [帮我们改进]

所有游记

所有提问

所有补充

最新精彩评论:

匿名
评价:
表情: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周边景点: